logo

回头是案

第二十九章 潘名扬

3135

这两天潘名扬的手总是时不时地发抖,甚至连用筷子夹菜都变得有些困难。

正当他想把掉在桌上的菜梗重新夹到嘴里的时候,一阵巨响从房门传来,紧接着一名光头大汉便冲了进来。

“这里是仓库闲人免进,要游行示威到前面找领导去!”潘名扬起身骂道,觉得对方有些眼熟,却又始终没想起来在哪见过。

那壮汉瞪着两只冒火的眼睛一声不吭,举着拳头就冲上前来。

潘名扬杀过猪卖过肉,身上最不缺的就是力气,当即握紧拳头也往对方头上砸去。

可在一刹那间,只觉肚子一阵闷痛,他伸出去的拳头不知怎么就被反手扣到了身后。

“我是警察!全都别动!”光头大汉怒吼着,把还没反应过来的潘名扬一家吓得瑟瑟发抖。

原来是他!好像叫做古世民来着,他怎么变成光头了?潘名扬心里一阵惊疑,很快又变成侥幸,配合地蹲下身求饶道:“古警官!您怎么来了?”

“是不是你绑架的小孩?”古世民厉声问道。

“啊?那是我儿子潘乐乐,去年您见过的啊!”潘名扬看了眼抱在一起的妻儿道,“旁边那是我老婆张云英,两个月前刚来的海涯。”

“住手!抓错人了!”门外突然又跑进来一个人,听声音像是刚走进社会的年轻人。

这下可好,居然来了贵人相助。潘名扬抬头看了眼脸上带疤的年轻男孩,心中差点笑出声来。

“快把他放开!”疤脸男孩扶了扶眼镜喊道,“那边躺着的不是钟小岩。”

“不是他?你确定?!”古世民手上的力气一点也没有放松。

“那是我女儿潘静静。”潘名扬连忙解释起来,“古警官你去年就抓错我了,怎么又来抓我?”

古世民显然有些意外,左手摸着光头猛力晃动起来,紧接着又激动地大声喊道:“车上有血印,他们肯定有问题!”

潘名扬正想以卖过猪肉为由解释,对面的疤脸男孩却突然举起双手作出了投降的姿势。

男孩的脖子上正横着一把乌黑发亮的菜刀,而菜刀的主人正是不知何时已经悄然起身的妻子张云英。

“你们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张云英两只手颤颤巍巍地握着菜刀哭喊道。

“别冲动!有事咱们好商量!”男孩被吓得不轻,额头上冒出来无数的汗珠。

看清形势后,潘名扬赶忙用力挣脱了古世民的控制,抱住潘乐乐往张云英身后躲去。

“放开他!你们这样只会罪加一等!”古世民脸色赤红,张着像要吃人的嘴喊道。

“老潘你还在等什么!把他们都绑起来!”

听到妻子喊叫,潘名扬也不再犹豫,手忙脚乱地从抽屉找出一条绳子,战战兢兢地走到古世民身后。

“你们也有孩子,可别一错再错!”古世民大声喊道。

“快点!”在妻子怒吼催促下,潘名扬终于哆哆嗦嗦地将绳子绑到古世民手腕上,接着又把疤脸男孩给绑了起来。

“现在怎么办?”潘名扬有些懊恼,“刚才差点就圆过去了!”

“警察有你那么笨吗?”张云英气鼓鼓地递来两块抹布。

潘名扬会意将抹布塞进两人嘴里,接着提议道:“我们赶快逃吧,其他警察很快就会找上门来。”

“逃什么?静静怎么办?”张云英将菜刀重重地拍到桌上,把门关了起来。

“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两个做掉!”潘乐乐突然用手刀比划着脖子说道。

“放狗屁!天天就知道看电视剧!你知道杀警察什么后果吗?”张云英抓起乐乐用力打起他的屁股。

潘名扬伸手想要救下儿子,却又犹豫地缩了回去:“那你说咋办啊?杀也不行,放也不行,就这样等死吗?”

“我也不知道!先把他们绑着,等静静做手术再说!”张云英说完也无力地低下头去。

“爸!妈!你们自首吧!”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微弱的声音。

想到女儿竟然独自从隔壁房间爬了过来,潘名扬连忙和妻子一起往门边跑去。

潘名扬心痛地抱起女儿,转身却看到古世民竟已挣脱束缚,正用菜刀切断疤脸男孩手上的绳子。

“我是法医,快把她交给我!”疤脸男孩起身抢过孩子,很快往旁边房间跑去。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直到潘乐乐哇地哭出声来,潘名扬才拉着张云英一起跪倒在地,拼命地磕头向古世民求饶。

“你们干的好事!”古世民怒气冲冲地将菜刀劈到桌上,吓得潘名扬差点瘫倒在地。

过了一两分钟,年轻法医终于走回这边,气哄哄地说道:“给她倒一杯糖盐温开水好好静养,可千万别再折腾她了!”

潘名扬让妻儿先去照顾女儿,接着磕头哭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们真的没办法了!”

“别哭哭啼啼了!”年轻法医呵斥道,“懂得心疼自己的孩子,就没想过其他父母的感受吗?不管有多困难,都不能去拐卖儿童!”

“我们把能卖的东西全都卖掉了,能借的亲戚也都借遍了,本来说好帮静静减免手术费的医生又突然跳楼死了,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啊!”潘名扬哭着答道,要不是走投无路,他也不会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见两人脸色阴沉相视无语,潘名扬继续解释道:“静静得了脑瘤从老家来治疗,本来方医生非常帮忙,她不仅愿意减免费用,还教我们从其他不治的病友那买药省钱。”

“我们好不容易凑了些钱,换个医生又不够了。”潘名扬摇着头哭诉道,“我是该死,但求求你们先让静静做完手术,不然我死了也不会瞑目!”

“自己孩子要治,别人孩子的命就不管吗?”古世民脸色铁青,语气却不像原来那么凶厉。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潘名扬无比懊恼,“我太过紧张,差点撞到别的车,我没想到会害死那娃娃!”

“林果被扔到溪里的时候还没死!”年轻法医红着眼眶骂道,“你要是及时送医,他还有活命的机会!”

“什么?!不可能!”潘名扬心里不停滴血。

前天傍晚妻子以带林果去药厂见父母为由将其骗出,为了避免被人看到她还特地带了毛毯让林果躺在后排座椅休息,因为早已熟络且路线正确,孩子并没有丝毫怀疑。

潘名扬佯装镇定地开车,心里却是万分紧张。经过修路的地方时,他差点就撞到了横穿马路的电动摩托。要不是打桩机发出的噪音太过强烈,孩子的尖叫和碰撞声恐怕早就引起了路人怀疑。

二人到得没有旁人的小路才又停下来查看,却没有摸到林果的鼻息,慌乱之下他们干脆便将其遗弃在了小溪里。

潘名扬万万没有想到竟错过了悬崖勒马的机会,哭着忏悔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该死!”

“别哭了!”古世民呵斥道,“钟小岩在哪里?赶快把他交出来!”

“我——我也不知道——”潘名扬忍住哭泣,一点也不敢抬头。

古世民用力在桌子上一拍,大声喝道:“你还不知悔改吗?如果他再出事你死都不足以赎罪!”

“我——我把孩子交给了韩导,不知道他在哪——”潘名扬忍不住又小声啜泣起来。

“什么韩导?你的上线吗?你们怎么联系的?”古世民厉声问道。

潘名扬从抽屉里翻出一张淡黄色的名片颤抖着递给古世民,上面只是简单写着「韩导」二字,下面留着一串手机号码。

潘名扬继续低垂着头说:“他让我给他发短信,然后过段时间会回复。我试过给他打电话,一直都是关机的。”

古世民重重地叹了口气问道:“你们怎么认识的?”

潘名扬努力回忆了一会说:“去年九月静静来做检查的时候在医院碰到的,他说他是个导演,问我有没有孩子送去参加「童星计划」”

“什么「童星计划」,就是拐卖儿童你不知道吗?”年轻法医质问道。

“知——大概知道,一开始我不想搭理他,但我们实在缺钱。”潘名扬不停摇着头,“他在医院里搞这个,就是看准了我们这些苦命人。”

“他长什么样?有什么体貌特征吗?”古世民接着问道。

“皮肤很黑,个子跟他差不多高,身体比他结实一点。”潘名扬指着年轻法医道,“我就见过他三次,每次都戴着墨镜和帽子。”

“去年那次你不会想把自己的儿子卖掉吧?!”古世民皱着眉头道。

“我们想先换点钱救静静,等以后再把乐乐找回来。”潘名扬哀怨地看了眼古世民道,“他说乐乐天赋不够没要,我就想演练一下再找别的娃,结果被你给抓到了。”

古世民揉着太阳穴气愤地说:“如果找不回钟小岩,你就等着牢底坐穿!”

潘名扬早已悔断了肠子,激动地喊道:“韩导让我再多找一个小孩,肯定还没离开海涯,现在去找还来得及!”

古世民起身说道:“你跟我们回去配合调查,如果不老实我揍死你!”

“只要能把娃娃救回来!让我做什么都行!”潘名扬连忙伸出双手给对方绑了起来。

三人来到仓库外,一辆警车正好停到了空地上,车上下来四人,却全都像见了鬼一样张着嘴巴一言不发。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