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三十章 展飞

3067

看到古世民押着潘名扬迎面走来的时候,展飞心里感觉莫名的冤屈。

要不是被林海源误导,他早该查出真相前来抓人,而不是浪费时间去查访「扬帆资本」和「蓝海协会」的创始人王安然。

起初展飞并不喜欢王安然细皮嫩肉的模样,但一番接触下来却发现对方不仅斯文有礼还特别配合调查工作。

原来扬帆资本在周四上午本意开会做出了提高收购价格的决定,而之前去林家送礼的那位秘书也本就是个喜欢小孩的热心人。不管从动机、作案手法和不在场证明来看,王安然都完全不像是虐杀林果的凶手或者策划人。

王安然非但没有因为被怀疑而心生不快,还和展飞共享了他们公司掌握的流溪工业区各家工厂资料,甚至给拉来恒星电子厂的厂长协助调查。

回到刑警队,展飞马不停蹄地开始了进一步调查。

流溪工业区小路和小区侧门没有监控,那就扩大搜查范围,利用大数据进行比对分析。林果身上的伤痕特殊,那就拉上法医宋祥一起做模拟实验,寻找导致孩子受伤的直接原因。林家亲友查不到作案嫌疑,那就把邻居物业、厂区工人、学校师生等所有能接触到林果的人都排查一遍。

尽管工作量巨大,但为了抓出虐杀孩子的恶魔,所有同事都不辞劳苦。最终他们终于锁定了曾在西海岸小区做过家政服务的张云英,以及她正在给药厂看仓库的丈夫潘名扬。

张云英用玩具将林果从小区侧门引出,步行穿越小路将其送到了另一处等待的潘名扬车上。若不是众人排查仔细,很可能就错过了这条关键线索。

定位到车辆后,他们便顺藤摸瓜理清了潘名扬夫妇的整个犯罪过程,甚至连路口差点被撞上的电动摩托驾驶员也给找了出来。眼科人证物证俱全,展飞便风风火火地赶往双木制药厂抓人。

整个调查过程展飞都没有犯错,可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看到古世民捷足先登,他着实有些不甘:“古兄,你们怎么在这?”

古世民摸了摸光头说道:“我们听说有人在游行就过来看看,凑巧发现了他有绑架林果和钟小岩的嫌疑。”

“古兄真是如有神助啊!”展飞心里一点也不服气。破案要都靠运气,大家都去烧香拜神算了,还四处奔忙有什么意义?

“只是推断而已,”古世民将潘名扬推上前来,“展兄这架势肯定是查到了确凿证据了,案子一定很快能水落石出。”

展飞让人将潘名扬押到车上,又看到小法医何怀玉在一旁憋笑,心里更是恼火:“何大法医也挺勤快,真是少年英才一专多能!”

“出来跟各位前辈学习历练而已!”何怀玉拱手说完,缓缓躲到了古世民身后。

“张云英呢?他们夫妻共同参与了绑架,你们不会让她跑了吧?”展飞终于找回一些面子,腰板也挺直了不少。

“还在屋里,你们去抓吧,我们还有事先走啦!”古世民说完便拉着何怀玉骑摩托车扬长而去,油腻的尾气和鼓噪的发动机声音让人心烦意乱。

展飞带人来到屋内,看到抱着两个孩子痛哭的张云英,才恍然明白古世民为何急着离开,原来竟是给自己留下了一块烫手山芋。

嫌疑人必须带回去调查,而孩子却需要照看且经不起折腾,无奈之下展飞只得拨通电话呼叫起援助来。

回到队里经过一番审问,展飞终于将潘名扬绑架小孩的过程彻底查清,可是那所谓「韩导」的身份却是难以查明。

有了潘名扬的口供,两起孩童被绑架的事件并案侦查便再无阻力,展飞也顺理成章被任命为联合调查专案组的负责人。

难得指挥一次跨区行动,看着从其他各区前来的陌生同事们,展飞心中压力徒增,却也树立起更加坚定的信心。

只要确定嫌疑人「韩导」的身份,就能很快将其抓获救出钟小岩。找人的方法有许多,既然人力充足,展飞便安排全都同时开展。

有人负责继续审问潘名扬夫妇挖掘更多线索,同时带其去给嫌疑人画像。有人用潘名扬的号码给嫌疑人发去信息试图诱捕,同时找运营商协助定位对方所在的位置。有人去各家医院排查监控寻找嫌疑人身影,同时寻找其他目击证人。

嫌疑人的手机始终在关闭状态,而运营商那边查出的机主信息却是另一位毫不想干的老人。幸好功夫不负有心人,傍晚六点他们终于从福华医院的一名肝癌患者家属那找到了线索。

证人的情况与潘名扬十分相似,因为家人病危缺钱而被搭讪。所幸他多留了个心眼,趁着嫌疑人不注意,假装打电话偷偷用手机拍下了对方的照片。

通过大数据比对,技术组很快便锁定了名叫「韩旭」的三十五岁中年男子。原来嫌疑人利用导游的身份,经常前往全国各地并在一些偏远山区挖掘出了买卖孩童的需求,而他绑架运送目标的工具也正是旅游班车。

展飞带人怒气腾腾地前往旅行社抓人,可惜韩旭早已闻风而逃,他只能先将其他导游和司机等几名共犯抓回去审问。

韩旭像人间蒸发一般消失无踪,气得众人捶胸顿足,更令大家惊讶的是,他的父亲竟然就是曾经横行霸道的「海沙帮」帮主韩金沙。

展飞直到上大学才来海涯,对「海沙帮」的故事所知不多,便询问起组内资历最老的同事黄有才来:“这个韩金沙很厉害吗?怎么没多少人提过?”

“「海沙帮」都覆灭二十多年了,年轻人恐怕连他们的名字都没听过。”黄有才摇头晃脑道,“当年他们黄赌毒样样都搞,甚至还敢当街砍人。”

“后来怎么被剿灭的?”展飞抓过不少坏人却没有直面过黑社会组织,对此也是颇感兴趣。

“当时从部队里专业来一名刑警队长,铁腕扫黑把整个「海沙帮」都给扬了,韩金沙和几个头目都被判了死刑。”黄有才说着皱了皱眉头,“不过后来那个刑警队长也被查出来有问题,听说是在扫黑过程中用了非法手段,另外还收受了贿赂。”

展飞暗下决心等案子结束要再好好了解一番,当下却要集中精力先把韩旭给捉拿归案:“那韩旭呢?还有什么亲友可能会帮他藏匿吗?”

“大概没有吧,”黄有才摇头说道,“树倒猢狲散,那小子后来怎么样根本没人在乎。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还是变成了混球。”

韩旭从小就在罪恶窝里长大,人性早就扭曲甚至泯灭,难怪会做起拐卖儿童的勾当来。

了解韩旭的背景后,展飞更加担心起来。此时韩旭已然知道正被通缉,为了逃命很有可能会狗急跳墙把钟小岩给撕票。

经过一番思考,他向领导提出了「网开一面」的策略。明面上全城高调搜查各处居民楼、酒店、城中村和工业区,各个车站和路口开设卡点严查客运车辆。故意留下货运体系一个漏洞给韩旭钻,暗地里再仔细排查各处物流园,就有可能很快找到钟小岩的下落。

这条计策一出,马上就有袁方等几名同事提出强烈反对。如果人贩真的将孩子塞进货车里,万一没有及时被找到,很可能会伤及性命。也有一些支持的声音,毕竟时间宝贵,海底捞针更是难于登天,每拖延一分钟都意味着钟小岩多一分危险。

会议上两帮人吵成一团,所幸贾贵民秉持特殊案件用特殊办法,力排众议支持了展飞的策略。

在热心群众的帮助下,警方几乎将整个海涯都翻了个底朝天。同僚们一边寻找韩旭和钟小岩的下落,一边顺便做起了治安检查,有的团队甚至还顺手捣毁了一些赌博窝点和卖淫团伙。

深夜十一点半时,宁海派出所的人终于在一家物流公司的仓库找到辆整装待发的集装箱货车,而奄奄一息的钟小岩就在车厢中一个大纸箱里。

车厢里除了装着钟小岩的纸箱,还有许多「蓝海协会」支援山区教育的物资。这些物资由志愿者自发筹措捐赠,并未经过严格的登记和验视,所以才会被人贩子利用。

看到「蓝海协会」四个大字,想起之前林海源对王安然的怀疑,展飞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或许从一开始就揪着「蓝海协会」去查也能歪打正着,但那样王安然可就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成功解救钟小岩后,展飞怀着复杂的心情亲自将他送回了家。

当着众人的面,展飞并没有与梁诗雅说上几句话,却再一次因为她眼眶中的泪水伤感起来。

相比起来,钟流的快乐倒是简单许多。他将安然回归的孩子高高举起亲了两下,接着便春风得意地和员工讨论起工作来。

听钟流说要利用好爆炸性新闻炒作流量,展飞好奇地拿出手机来看。原来是有人跳海并留下了段引发争议的自拍视频,而那自杀的女孩赫然竟是前几天层处在舆论风口上的中介柳婷婷。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