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三十四章 魏峰

3429

衰老是一部不受控制的时光机,年纪大的人总会莫名其妙地活在记忆之中。

年过半百以后,魏峰的睡眠变得越来越不规律,梦到过去的频率也越来越高。每次醒来他都无比恍惚,要花上许久才分辨得清梦境与现实。

周日晚上,接到何怀玉的求助电话时,魏峰正在沙发上梦回二十多年前。

一个漫天红霞的傍晚,饭店里宾朋满座,他和店员们忙得不可开交,脸上全都洋溢着红润的笑容。

那是个值得庆祝的好日子,盘踞海涯多年的瀚海帮终于迎来了覆灭。饱受瀚海帮欺压的包工头李得胜包下饭店庆祝,喜庆的气氛仿佛改朝换代一般。

世人都在赞颂警方扫黑有力,却很少人知道新势力的蚕食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店里的客人们正是来自异军突起的浑水帮,他们一边以举报引诱等各种方式将瀚海帮的人送上警方的枪口前,一边用新型毒品「蓝色眼泪」迅速抢占市场。

看着那些曾经搬砖拉货的毛头小子,渐渐发展成为叱咤江湖的帮派大佬,魏峰也曾好几次动心,可一想到家中老小他又立刻断了念头。

再之前的一个月,宁海中学两名初中生在校园内吸食「蓝色眼泪」,为了掩盖还企图杀害其他同学。事情暴露以后,两名未成年学生被关进了少管所,学生班主任、校长和教育局副局长都纷纷引咎辞职。

因为这起案子,浑水帮卖毒的干将「过江龙」才刚被抓进监狱里去,魏峰可不想去步他后尘。

他曾多次劝诫浑水帮帮主秦山金盆洗手,却只换得阵阵胸无大志的嘲笑。

魏峰见过几次李得胜,总觉得那个油头滑面的包工头不是什么好人。眼看李得胜把浑水帮吹得比天兵天将还牛,他忍不住又鼓起勇气想去劝秦山急流勇退。

然而他根本没有机会开口,却先和店员们一起被拉着陪饮,酒过三巡之后全都醉倒在了饭桌之上。

魏峰有一大家子的责任扛在肩上,哪怕酒醉也保留着三分清醒。尽管起来拉尿时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他还是踉踉跄跄地巡查了一遍防止有人醉酒呛死。

正当他想回到三楼去休息的时候,一股烧焦味忽然扑鼻而来。他的酒顿时醒了大半,连忙扶着楼梯往一楼厨房跑去。

可惜一切发生得太快,还没等他确定情况,甚至连叫醒旁人的机会都没有,一阵爆炸声就将他震晕了过去。

过了好几天之后,魏峰才从医院的病床上醒来,却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医生来问家属信息,他只能默默流泪。听说爆炸事故里再也没有别的生还者,他根本没有家属信息可以告知。

电视台来采访报道,他干瞪着眼怒视。灾难因何发生他也不清楚,更别说还要把伤疤揭开来给别人议论。

警方调查事故原因,他假装头晕失忆。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爆炸,他都担负着主要罪责,只有傻子能不被追究。

那时的医院管理不严,警方来看过几次后也放弃了继续跟进。魏峰刚恢复行走能力,就趁着一个沉寂的凌晨溜出了医院。

出院后他回饭店遗址查看了几次,也流了许多眼泪思考了许多天。半个月后听说刑警队长落马,罪名竟是充当了浑水帮的保护伞,他才猛然明白,原来爆炸并不是一起意外,而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

魏峰心里有天大的冤情,却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他唯一清楚的就是敌人一定非常厉害,绝不是一个无名小卒可以轻易应付。

后来得知李得胜不仅没死还创建了一家房地产公司,魏峰才终于看到一丝报仇的曙光。不管李得胜背后到底是谁在指使,只要揪住他就一定能顺藤摸出瓜来。

魏峰孤独地隐忍了快四年,终于等到「过江龙」减刑出狱。他本想和「过江龙」一起筹划绑架李得胜,却不想那莽夫直接开着货车撞了上去,不仅没抓到目标还害死了李得胜的老婆司机和另外一辆出租车上的无辜路人。

接下来几年,魏峰又做了几次失败的尝试,却逐渐连李得胜的皮毛都快看不到摸不着。时间一年年过去,他的恨意像蚌壳里的沙逐渐变得圆润,报仇的意志也几乎快要消散。

或许是命中注定,三年前南安区胜利城突发建筑安全事故,魏峰的心再次被刺痛。在他悲叹复仇无望的时候,古世民破获悬案的新闻又出现在了眼前。看到那张与昔日刑警队长极为相似的脸,魏峰知道他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临。

想到大仇将报,魏峰的心情便莫名激动,但他知道越是紧要关头就越要谨小慎微。哪怕何怀玉再三催促,他开起车来仍是慢慢悠悠。

“怎么这么慢?”何怀玉坐上车后抱怨道。

魏峰倒也不生气,转而问道:“你看上去很狼狈,那么晚来这边做什么?”

“来帮你找得胜集团的文件啊!”何怀玉歪着头说,“可惜不小心惹着了几个混混,差点把命给搭上。”

看到何怀玉故意卖苦,魏峰摇了摇头说:“什么混混?我可以先试着帮你摆平,但东西你还得继续帮我找。”

“三十来岁的平头红毛和矮胖子,经常在桃园站附近活动。”何怀玉故作紧张地说,“他们说那文件现在值三百万,可别被捷足先登了。”

“他们找得到就不会来找你了。”魏峰不屑地说,“你叫我来肯定还有别的事吧?”

何怀玉干笑两声问道:“李乘风说丢的是份采购清单,怎么会值那么多钱?”

“当然不是!”魏峰不屑地说,“三年前南安区胜利城在建的时候发生过一起安全事故,你知道吗?”

“听说死伤十几个人,整个项目差点黄掉。”

“实际死伤远不止那么多,我猜那份文件就是封口名单,经手处理的人正是齐武。”魏峰想了想又道,“但也不能完全确定,得胜集团的肮脏事可不少。”

“有机会我查查看。”何怀玉将信将疑地说,“再说说你自己的事吧?”

“我的什么事?”魏峰心里咯噔一下,握着方向盘的手忽然有些紧张起来。

“蓝色眼泪。”何怀玉淡淡地说出四个字。

魏峰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很快却又假装困惑道:“什么眼泪?”

“别装糊涂了!”何怀玉摇头道,“就是之前那包东西,你肯定知道它的来历。”

“不是说过从齐武那得到的嘛。”魏峰应付道。

何怀玉却是相当执着:“你跟它的故事远不止如此。”

魏峰拧着眉毛问道:“老赵都跟你说了什么?”

“他说你是因煤气爆炸受伤的饭店老板。”何怀玉像审犯人一样说道,“说的应该就是二十二年前那起致使一百多人死亡的爆炸事故吧?”

“煤气爆炸跟家常便饭一样,你凭什么判定是哪一起?”魏峰随意找了个借口想岔开话题。

“从你的伤势、年龄和恢复情况,可以推断事故严重程度和大概时间。”何怀玉不无骄傲地分析说,“加上你们对「蓝色眼泪」的在意,不难得出结论。”

“既然你都知道了,还找我问什么?”魏峰在红绿灯路口停下说,“想知道我怎么像虎皮青椒一样煎熬活到现在的吗?”

何怀玉眯着眼睛说道:“老天让你活下来,必然留下了重要的任务。”

“老天是个屁!”魏峰轻蔑地笑道,“当年活下来的可不止我一个,只不过我在下水道里偷生,他却在高楼大厦里快活。”

“什么人?”

绿灯亮起,魏峰踩动油门说道:“你知道当初在饭店里聚餐的是什么人吗?”

“资料里说是制造贩卖「蓝色眼泪」的浑水帮。”何怀玉皱着眉头说,“所有知情者齐齐整整地一起赴死,肯定藏着不少冤情。”

“当然是有人设下了陷阱,却不只是针对浑水帮。”魏峰抓着方向盘说,“刑警队长唐瑞恩的故事你不会没看到吧?”

何怀玉不可置信地苦笑道:“这么明显的阴谋,怎么就稀里糊涂地定案了?”

“这得问你们领导!”魏峰气得想要猛按喇叭,“反正没人伸冤,海涯也迎来了太平盛世,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何怀玉安静了一会,接着又追问道:“你刚才说还有其他人活下来?”

“你把我当犯人在审吗?”魏峰咳嗽两声道,“当初安排那场宴会的人,就是如今得胜集团的董事长李得胜。”

“难怪你们要盯着齐武和得胜集团!你该不会是浑水帮的帮主秦山吧?这样可就全都解释得通了!”何怀玉晃着脑袋问道。

“通个狗屁!”魏峰气得猛踩了一脚刹车,“帮派混混才有资格报仇吗?我一家老小的命不值钱啊?”

“报仇可以,但窝藏毒品不行。”何怀玉摇着手的样子有些欠揍,“你还是尽快把那包东西交给警方吧。”

“在毒贩手里是毒品,在我手里是证据。”魏峰讥笑道,“你该不会单纯到以为警察队伍里全都是好人吧?”

“那你准备怎么做?开个车把李得胜撞死吗?”何怀玉皱着眉头说,“他背后肯定还有更危险的人。”

“收集更多证据,把幕后黑手给找出来。”魏峰顿了一下问道,“那个古世民的身份你应该猜得到吧?”

“他应该做梦都想着翻案,”何怀玉缓缓点头道,“不过他容易激动,你可千万别让他知道那包「蓝色眼泪」”

魏峰望着远处的路轻轻点了点头,眼前是最后一次机会,无论成败他都不能回头。

回到家里,他本想重新回到梦乡,却忽然又被推送新闻搅得睡意全无。

一段关于柳婷婷的视频再次引爆了舆论,作为瀚海传媒的记者和受害者室友,孟紫霞不仅实名指控郑文华强奸女孩并伪造了聊天记录,还找到一名酒吧服务员证实了郑文华和林海源灌醉柳婷婷的过程。

那名服务员正是何怀玉安排进回收厂来工作的程国柱,没想到年轻人看上去老实巴交的,竟也有几分英雄胆色。

看着网民们激烈的争论,魏峰脸上久违地大笑起来。使劲地搅吧,越乱越好!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